<var id="z95hf"></var> <var id="z95hf"></var>
<menuitem id="z95hf"><strike id="z95hf"><thead id="z95hf"></thead></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z95hf"><strike id="z95hf"><thead id="z95hf"></thead></strike></menuitem><var id="z95hf"></var>
<var id="z95hf"><strike id="z95hf"><listing id="z95hf"></listing></strike></var><var id="z95hf"><video id="z95hf"><thead id="z95hf"></thead></video></var>
<cite id="z95hf"><span id="z95hf"><thead id="z95hf"></thead></span></cite>
 

熱線(xiàn)電話(huà):

021-37005396

13916800902

認繳制下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 責任

認繳制下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

責任

撰寫(xiě):劉儉    指導:付榮,上海交通大學(xué)副教授

                          

           

 言 1

一章 司法實(shí)踐及問(wèn)題的提出 3

第一節 司法實(shí)踐中的典型案例 3

、 裁判結論各不相同的同類(lèi)案例 3

一) 支持公司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義務(wù)股東承擔償還債務(wù)責任的請求 3

(二)駁回公司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義務(wù)股東承擔償還債務(wù)責任的請求 4

、 司法裁判的特點(diǎn) 6

第二節 問(wèn)題的提出 7

第二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直接承擔責任的基礎 8

第一節 認繳制下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與資本認繳期限利益 8

、 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 8

(一)股東未足額出資的定義 8

二) 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 8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資本認繳期限利益與效力范圍 9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資本認繳期限利益 9

(二)效力范圍 10

第二節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責任類(lèi)型 10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有限責任 10

(一)股東有限責任原則含義與內容 10

二) 未足額出資股東的“補充償還責任”及其范圍 11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無(wú)限責任 11

(一)法人人格否認適用情形; 11

二)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無(wú)限責任與有限責任競合的情形 11

第三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責任的法律適用 12

第一節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責任的原則性法律 12

依據 12

一、請求權基礎競合情況下的法律依據 12

二、單一請求權基礎情況下的法律依據 13

第二節 原則性法律依據的解釋方法 14

一、美國“法定債務(wù)”解釋的合理性 14

二、我國公司法相關(guān)條款的擴大解釋依據 14

(一)依據“股東有限責任”原則解釋 14

(二)依據債的相對性原理解釋 14

三、《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的理解與適用 15

一) 出資期限未屆滿(mǎn),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是否承擔責任? 15

二) 出資期限未屆滿(mǎn),轉讓股份的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是否承擔責任? 17

第四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責任的完善 21

、 規定債權人對股東在其未出資范圍內的直接請求權 21

二、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股權轉讓的保護 21

1. 認繳制下責任財產(chǎn)制度和資本充實(shí)原則沒(méi)有變化 21

2. 建立完善公司信息公示平臺 22

三、擴大法人人格否認的范圍 22

 語(yǔ) 23

參考文獻 24

 

 

 

 言

我國“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一方面給予了市場(chǎng)主體創(chuàng )業(yè)和投資方面的更多便利和更高熱情,但是,另一方面,在認繳資本制度下,股東自由約定出資及期限與保護公司債權人債權利益存在沖突,甚至發(fā)生出資股東利用法律賦予的自主約定出資及出資認繳期限的權益肆意賺取錢(qián)財的惡劣現象。例如,在某案件中,某投資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wàn),在“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前出資人實(shí)繳資本400萬(wàn),在“修正案”之后增資至10億。期間,某投資公司對外欠債8000萬(wàn),而與此同時(shí),股東申請將公司注冊資本又減資至400萬(wàn),并將股權轉讓給新股東。上述分期認繳資本、增資、減資、對外舉債等一系列行為之后,公司無(wú)法償還債務(wù),迫使公司債權人將原股東和新股東訴至法院。這是典型的利用資本認繳自由,以及資本認繳期限利益損害債權人權益的案件。

在資本實(shí)繳制下,公司債權人的利益一般憑借公司法資本維持原則、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等加以保護,公司債權人可基于公司股東瑕疵出資、濫用股東有限責任地位等請求權基礎,揭開(kāi)公司面紗而直接向公司股東提出清償債務(wù)的請求。但在資本認繳制下,發(fā)生公司債權人到期債權不能清償情況時(shí)(對于公司而言,這種到期不能清償債務(wù),或者是公司單純地、非惡意地不能清到期債務(wù),或者是與股東濫用有限責任地位行為有關(guān),以致公司債權人可基于法人人格否認制度,還可選擇直接對不足額出資股東提出請求,當然,其中自然包括以其未足額出資部分清償債務(wù)的請求),公司債權人可否向未足額出資股東直接提出在其未足額出資范圍內償還債務(wù)的請求?關(guān)于該問(wèn)題,并不能在我國現行《公司法》中找到明確的答案。尤其源于對未足額出資股東的出資期限利益的考慮,對《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第二十八條、第八十三條,盡管有學(xué)界呼吁借鑒美國法官、律師的法律解釋方法,將這種情形界定為“法定債權”情形,賦予公司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的公司股東在未足額出資范圍內直接提出補足清償公司未償還債務(wù)的請求權。但在我國司法實(shí)務(wù)中,關(guān)于此類(lèi)案件,法院的裁判觀(guān)點(diǎn)并不一致,有的裁判認為,出資人認繳資本的期限利益在某些情形下可加速到期,判令尚保有認繳期限利益的出資人承擔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wù)的補充償還責任,以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債權利益;而有的裁判則駁回債權人請求出資人提前補足出資額并以此實(shí)現債權的訴訟請求。對于一些涉及更多復雜事實(shí)的案件,比如利用資本認繳制而肆意轉讓股份、減資等情況,即請求未足額出資股東在未足額出資范圍內承擔有限責任與請求未足額出資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承擔無(wú)限責任的請求權競合情形時(shí),有的法院判決公司和受讓股東承擔相應法律責任,而駁回要求原股東承擔法律責任的請求,筆者認為這將導致公司債權人利益受損。但也有法院開(kāi)始嘗試新的思路,認為“注冊資本認繳制并不等于任性”,判決公司與新老股東共同對公司債權人的債權實(shí)現承擔連帶責任。

本文結合司法實(shí)踐的案例,希冀探尋,在資本認繳制下,如何平衡股東認繳資本的自由與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有效路徑。

 

第一章  司法實(shí)踐及問(wèn)題的提出

第一節 司法實(shí)踐中的典型案例

一、裁判結論各不相同的同類(lèi)案例

(一)支持公司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義務(wù)股東承擔償還債務(wù)責任的請求

1.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前的“支持”案例

    案例一: 

    2009年4月某公司與他人成立鋼材市場(chǎng),承諾第二期出資自公司成立之日起兩年內繳納。2009年7月某公司將自己在鋼材市場(chǎng)中的股權全部轉讓給劉某某。劉某某出資后并于次日轉走,法院認定劉某某存在抽逃出資。2011年1月鋼材市場(chǎng)、某公司與債權人通過(guò)協(xié)議方式,承擔了某公司一百余萬(wàn)元債務(wù)。后來(lái),債權人將鋼材市場(chǎng)和某公司訴至法院,要求某公司在出資差額范圍內對該債務(wù)承擔補充賠償責任。上海市金山區法院認為受讓股東受讓股權后出資,又立即予以抽逃,說(shuō)明轉讓股東認繳的出資額事實(shí)上還是處于沒(méi)有出資的形態(tài),支持了原告要求原股東某公司在出資差額范圍內對該債務(wù)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請求。

案例二:

某投資公司于2007年11月成立,柯某某承諾于2009年11月之前認繳出資。2009年1月柯某某轉讓股權給他人。2009年4月某投資公司因合同糾紛欠款。公司債權人因欠款糾紛將某投資公司和柯某某訴至法院,要求原股東柯某某在某投資公司的財產(chǎn)不能履行支付本息債務(wù)時(shí),由原股東柯某某在其未付足的出資額內向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法院認為柯某某未繳納期限未屆滿(mǎn)的出資,即將其認購的全部股份一并轉讓給他人,由于其作為發(fā)起人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該轉讓協(xié)議是有瑕疵的轉讓協(xié)議,不論是否在工商部門(mén)進(jìn)行了備案登記,其僅對股份受讓方產(chǎn)生效力,不能對公司債權人進(jìn)行抗辯,支持了債權人的請求??履衬巢环暝V后,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再審申請。

    2.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后的“支持”案例

    案例三:

某投資公司于2013年成立,2014年4月17日注冊資本由2000萬(wàn)元增加至10億元,認繳期限至2014年12月31日之前,其中實(shí)際繳納的注冊資本僅為400萬(wàn)元。2014年5月1日該投資公司收購某某國際貿易公司持有的某貿易公司股權,欠股權轉讓款2000萬(wàn)元。2014年7月某投資公司股東會(huì )議決定將注冊資本由10億元減少為400萬(wàn)元。2014年4月某投資公司股東毛某某將認繳出資的股權轉讓給林某某。2014年8月某投資公司股東徐某某將認繳出資的股權轉讓給接某某。某某國際貿易公司因某投資公司未及時(shí)支付股權轉讓款,將某投資公司、徐某某、毛某某、接某某和林某某訴至法院。普陀區法院認為某投資公司差欠巨額債務(wù),遠超實(shí)際繳納的出資,根據《公司法》第三條“公司以其全部財產(chǎn)對公司的債務(wù)承擔責任”支持了要求徐某某、林某某對于被告某投資公司不能清償的股權轉讓款,在各自未出資的本息范圍內履行出資義務(wù),承擔補充賠償責任;駁回了要求毛某某和接某某承擔責任的請求。

   (二)駁回公司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義務(wù)股東承擔償還債務(wù)責任的請求

1.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前的“駁回”案例

    案例四:

    被告某公司成立于2007年2月,成立時(shí)股東為被告張某等人,注冊資本為280萬(wàn)元,約定自公司成立起2年內繳足。2009年1月,被告張某將自己名下的股權轉讓給被告陳某,被告張某與陳某簽訂《股權轉讓協(xié)議》,約定股權轉讓后沒(méi)有實(shí)際繳納的出資由受讓方陳某繳納。后因被告某公司2008年6月的借款沒(méi)有按照約定歸還,原告起訴到法院,要求被告某公司償還借款,并要求被告張某(原股東)和陳某(新股東)對公司欠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法院經(jīng)過(guò)審理后認定被告張某在轉讓股權之時(shí),已經(jīng)嚴格按照公司章程的約定按期向某公司足額履行了出資義務(wù),駁回要求張某承擔責任的訴訟請求。

案例五:

某某公司成立于2008年12月,股東為楊某某、余某等人。公司成立之時(shí),注冊資本為5,000萬(wàn)元,發(fā)起人為楊某某、余某等人。2008年12月公司章程記載,余某認繳出資額為250萬(wàn)元,已出資125萬(wàn)元,楊某某認繳出資額為3,750萬(wàn)元,已出資875萬(wàn)元,余某、楊某某尚未出資部分應于2010年12月3日前繳足。

    2010年1月,余某與楊某某簽訂股權轉讓協(xié)議,約定余某將其所持公司5%股權轉讓給楊某某,楊某某持有元隆公司100%股權。

    楊某某自2010年5月至2011年5月期間楊某某與某某公司共同向原告借款,后未還,故原告訴請楊某某及某某公司連帶返還借款。安徽省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jīng)于2011年10月19日作出(2011)蕪中民一初字第00059號民事判決,判決:一、楊某某償還原告借款本息;二、某某公司對楊某某的上述還款義務(wù)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上述民事判決生效后,原告申請強制執行,但未執行到財產(chǎn)。

    后原告訴訟余某等人在未出資范圍內連帶清償借款本息。法院經(jīng)審理后認為,轉讓股權的原股東將股權轉讓時(shí),在原股東認繳出資的期限之前,所以所轉讓的股權不存在出資瑕疵,而且原股東在將股權轉讓后,對受讓股東是否按照股權轉讓協(xié)議約定期限履行出資義務(wù)已經(jīng)沒(méi)有辦法繼續督促或者催辦,駁回要求余某承擔責任的訴訟請求。原告不服上訴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205號民事判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六:

案例一中的當事人不服一審判決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4)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1524號民事判決,認為即使存在受讓股東抽逃出資的情況,該行為的法律后果也不是轉讓股權的原股東的責任范圍,改判駁回公司債權人要求某公司在出資差額范圍內對該債務(wù)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請求。

2.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后的“駁回”案例

案例七

 2012年5月,蔣某某等人共同出資設立了某某公司,該公司的注冊資本為15,000,000元,其中蔣某某認繳出資額7,650,000元。截止至2012年8月22日,蔣某某實(shí)繳出資額為2,550,000元,剩余出資的認繳承諾期限為2014年5月23日。2013年11月26日,蔣某某將其持有的某某公司股權轉讓給案外人徐某某。2014年5月22日某某公司通過(guò)公司章程修正案,將股東認繳出資款的繳納時(shí)間延后10年。2013年1月起債權人公司與某某公司發(fā)生業(yè)務(wù)往來(lái)。后因欠款糾紛,債權人公司起訴了某某公司,并要求蔣某某在剩余出資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作出(2013)浦民二(商)初字第3441號民事判決認為,根據工商部門(mén)核準登記事項,股東對公司注冊資本認繳期限沒(méi)有屆滿(mǎn),在認繳期限屆滿(mǎn)前,主張公司股東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沒(méi)有依據,故駁回債權人公司要求蔣某某在剩余出資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請求。上訴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4)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862號民事判決,認為根據二審中提供的公司章程,公司已對股東繳納出資款的期限修改為公司成立之日起十年內繳清,現認繳期限尚未屆滿(mǎn),公司債權人主張公司股東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于法無(wú)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司法裁判的特點(diǎn)

1.存在同案不同判現象

“案例七”中,一、二審法院均明確保護股東認繳出資的期限利益,駁回要求股東在認繳期限屆滿(mǎn)之前承擔責任的訴訟請求;在“案例三”中,法院認為需要保護債權人利益,支持要求股東在認繳期限屆滿(mǎn)之前承擔責任。

2.對相同法律內容的適用結果不同

認繳期限屆滿(mǎn)之前轉讓未出資的股權,適用的都是《公司法》關(guān)于認繳出資的規定。但是法院持有不同的理解,作出不同的判決。“案例一”和“案例二”中,法院均認為認繳期限屆滿(mǎn)之前轉讓未繳出資的股權是轉讓出資瑕疵的股權,原股東應當承擔責任;“案例四”、“案例五”和“案例七”中,法院均認為轉讓股東按照公司章程約定出資即為合法,股權轉讓不存在瑕疵,轉讓股東不承擔責任。

3.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前后,“支持”觀(guān)點(diǎn)不同,“駁回”觀(guān)點(diǎn)相同

從上述案例分析,實(shí)施資本認繳前,法院支持對未出資股東追責,是認為股東轉讓未出資的股權是違反出資義務(wù),如“案例一”和“案例二”;實(shí)施資本認繳后,法院支持對股東追責,是認為公司全部財產(chǎn),包括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的出資,都應當用以清償債務(wù),如“案例三”??梢?jiàn),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前后,法院支持對未出資股東追責的依據是不同的。

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前后,法院駁回對未出資股東追責的依據相同,都認為股東依照公司章程約定出資了,要求認繳期限屆滿(mǎn)前未出資股東提前出資償還債務(wù)沒(méi)有依據。

第二節 問(wèn)題的提出

2005年《公司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為在公司登記機關(guān)登記的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公司全體股東的首次出資額不得低于注冊資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冊資本最低限額,其余部分由股東自公司成立之日起兩年內繳足;其中,投資公司可以在五年內繳足?!睖试S股東部分認繳,與現今公司法完全認繳區別是前者有首次出資額比例和繳納期限兩年或五年的要求,對此相關(guān)的認繳出資案例可以參考。從上述案例來(lái)看,司法實(shí)踐中,對未出資股東是否應當承擔公司債權人損失的責任,不同法院有不同理解不同做法,因此引出如下問(wèn)題: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能否對公司債權人直接承擔償債責任,其承擔責任的基礎是否存在?具體而言就是,該責任判斷是否受有限責任制約,期限利益是否是絕對的,其責任性質(zhì)為何,以及約定出資期限屆滿(mǎn)前,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是否承擔補充賠償的責任?其是否存在義務(wù)基礎?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直接對公司債權人承擔法律責任的法律適用路徑,即在我國現行《公司法》中是否存在司法裁判可據以引用的法律條文,通過(guò)何種方法解釋這些條文?

第二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直接承擔責任的基礎

    第一節 認繳制下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與資本認繳期限利益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

    (一)股東未足額出資的定義

所謂未足額出資,在資本認繳制下是指股東違反公司設立協(xié)議或者公司章程約定,未繳納(未足額繳納)約定的出資金額、未交付(未足額交付)約定的實(shí)物或者未辦理約定的財產(chǎn)所有權轉移手續。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

    根據針對對象不同,未足額出資股東的義務(wù)分為對內義務(wù)和對外義務(wù)。

1.對內義務(wù)

1.1對公司的義務(wù)。實(shí)繳制改為認繳制沒(méi)有改變注冊資本制度。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將原有的幾項法定限制完全取消,實(shí)行了注冊資本的“零首付”,從有限制的、不完全的認繳資本制轉變?yōu)闊o(wú)限制的、完全的認繳資本制。盡管認繳范圍和認繳期限擴展,注冊資本制度仍然保留。股東的出資義務(wù)盡管可以延期,但是僅僅是繳納的期限延后,不是出資義務(wù)免除。注冊資本經(jīng)過(guò)登記,股東也沒(méi)有權利隨意轉讓或者豁免。

股東出資支付的對象是公司,公司初始的財產(chǎn)來(lái)源于股東出資,并且以此為公司經(jīng)營(yíng)的基礎和承擔法律責任的最基本的依據。

根據公司法規定,股東向公司出資是股東法定義務(wù)。股東沒(méi)有履行出資義務(wù),公司可以依據公司法直接訴訟要求股東履行出資義務(wù)并賠償公司相應損失。

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后,公司注冊資本由認繳制變成認繳制。公司設立時(shí),股東通過(guò)約定出資義務(wù)延期若干年,公司可能沒(méi)有足夠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資本或者根本沒(méi)有實(shí)繳注冊資本。但是,認繳出資是股東的承諾,是公司對外債務(wù)的擔保,并沒(méi)有免除。

1.2對其他股東的義務(wù)。股東有著(zhù)共同設立經(jīng)營(yíng)公司的共同目標,出資義務(wù)伴隨著(zhù)公司設立產(chǎn)生。股東之間在公司設立協(xié)議或者公司章程中明確各自出資數額和出資期限。任一股東沒(méi)有按照事先約定履行出資義務(wù),其他股東有權利根據約定,要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wù),并承擔違約責任。

2.對外義務(wù)

2.1股東對債權人的義務(wù)。公司是獨立的法人,具有獨立財產(chǎn)權,公司債務(wù)一般由公司承擔。在有限責任制度保護下,股東僅在出資范圍內承擔有限的出資責任,公司債務(wù)和股東沒(méi)有直接關(guān)系。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后,有限責任制度作為公司法的基石,沒(méi)有任何改變。

    2.2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債權人義務(wù)?!豆痉ā返谌龡l規定,認繳制度下,全體股東以認繳的全部出資承擔責任。該規定既是股東對公司內部的義務(wù)和責任,也是股東對外的義務(wù)和責任。全部認繳出資構成注冊資本,在工商登記并公示。公司注冊資本一經(jīng)工商登記,不經(jīng)法定程序不得隨意變更。法律保護債權人依賴(lài)利益。實(shí)施資本認繳制后,《公司法》第三條中“出資”修改為“認繳的出資”包括了實(shí)繳了出資和認繳未繳的出資,都在應當履行的出資范圍內。

股東沒(méi)有足額出資,損害了公司債權人利益。此時(shí),債權人基于此特殊原因,可以要求股東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公司債務(wù)不能清償時(shí),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wù),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后,公司法第二十條完整保留,債權人只有在符合此種特殊情況下,才可以突破公司獨立法人制度和有限責任制度,否定公司法人,要求股東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資本認繳期限利益與效力范圍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資本認繳期限利益

認繳期限利益是股東延期給付出資所帶來(lái)的利益,由出資股東享有,在約定的期限屆滿(mǎn)之前,不得要求股東履行出資義務(wù)。股東在協(xié)商公司設立協(xié)議或者公司章程時(shí),約定認繳出資數額和出資期限,記載于公司章程或者協(xié)議。公司法2013年修正案后,認繳期限由最長(cháng)法定的2年或者5年改為股東自由約定任何期限。公司章程的修改備案是公司內部事項,債權人無(wú)從及時(shí)了解掌握。債權人一般是在初期決定是否與該公司發(fā)生業(yè)務(wù)往來(lái)時(shí),才調查清楚此時(shí)公司股東及其認繳出資狀況。之后,若有債務(wù)糾紛,公司變更股東或者延長(cháng)出資期限,債權人無(wú)權干涉,甚至無(wú)從知曉?!鞍咐弧敝?,通過(guò)修改公司章程,公司將認繳期限由兩年延長(cháng)為十年,債權人在糾紛中才發(fā)現。

(二)效力范圍

有學(xué)說(shuō)認為,債權人與公司發(fā)生債權時(shí),其相對人只有公司,而不涉及公司內部關(guān)系。所以,期限利益屬于公司內部當事人之間的利益,不能對抗外部第三人。

另有學(xué)說(shuō)認為,股東出資期限由股東之間內部約定,雖經(jīng)公司章程記載,對股東和債權人有一定約束力,但是畢竟不是法定公示形式,約束力是有限的,也是有條件的。

 “案例四”中,法院認為認繳期限因為公司面臨巨額債務(wù),條件發(fā)生重大變化,認繳期限喪失約束力,采納后一種學(xué)說(shuō)。而在“案例二”中,法院則傾向于第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僅對股份受讓方產(chǎn)生效力,不能對公司債權人進(jìn)行抗辯”。

    

第二節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責任類(lèi)型

一、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有限責任

(一)股東有限責任原則含義與內容

股東有限責任有兩層含義:一是股東在認繳出資范圍內對公司承擔有限責任,股東對公司債務(wù)不承擔責任。二是公司作為獨立法人,具有獨立財產(chǎn),獨立承擔公司債務(wù)。

股東出資義務(wù)是向公司履行的,不是向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履行的?,F代公司法律制度最基本的特點(diǎn)是建立了公司獨立法人人格制度和股東有限責任制度。公司作為獨立法人,其財產(chǎn)的初始來(lái)源渠道就是股東出資。認繳制下,股東已經(jīng)繳納的出資和股東已經(jīng)認購但還沒(méi)有實(shí)際繳納的出資,都是公司財產(chǎn)構成部分,是公司開(kāi)展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最基本的經(jīng)濟基礎和物質(zhì)條件,所以,公司經(jīng)營(yíng)離不開(kāi)股東出資義務(wù)的履行。

股東出資義務(wù)是實(shí)現股東有限責任的基礎。股東出資構成公司獨立財產(chǎn),也是公司作為獨立法人人格獨立承擔法律責任的基礎。股東履行完畢出資義務(wù),股東對公司的法律責任一般就限定于出資范圍內,不對公司債務(wù)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從而實(shí)現股東責任的有限性。但是,股東應是全面履行了出資義務(wù)的,并且,沒(méi)有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逃避債務(wù),嚴重侵害債權人利益的情形。股東沒(méi)有履行出資義務(wù),依法需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有限責任制度確立了股東僅在出資范圍內的責任,減少股東風(fēng)險,促進(jìn)投資和交易,推動(dòng)公司制度的完善和社會(huì )經(jīng)濟的發(fā)展。但是,有限責任制度,也為股東濫用公司法人地位提供了條件,容易損害債權人利益。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的“補充償還責任”及其范圍

公司債務(wù)不能清償時(shí),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三)》(下稱(chēng)“《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規定,未出資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未出資股東對債權人的賠償責任是補充責任的一種類(lèi)型,該責任具有如下特點(diǎn):補充性、有限性、一次性。補充性是指只有在公司債務(wù)不能清償的前提下,債權人才能夠向股東主張剩余不能償還的部分債權。有限性是指股東承擔責任的范圍以其自身未出資的本金和利息之和為限,不論公司債務(wù)多少。一次性是指股東實(shí)際承擔的賠償數額達到未出資本息之和,該股東不再向其他任何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案例一”、“案例二”和“案例三”中,法院都判決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承擔的補充賠償責任。前兩個(gè)案例都發(fā)生在資本認繳制前,第三個(gè)案例發(fā)生在認繳制后,可見(jiàn)該規定在認繳制前后沒(méi)有變化。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無(wú)限責任

(一)法人人格否認適用情形;

    《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wù),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根據該規定,在適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認時(shí),應該同時(shí)滿(mǎn)足如下條件:1.股東實(shí)施了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2.逃避債務(wù);3.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

(二)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無(wú)限責任與有限責任競合的情形

通常情形下,未出資股東僅承擔未出資本息范圍內的補充賠償責任,但若情形嚴重,濫用法人人格,可能構成法人人格否認,從而會(huì )有責任競合問(wèn)題,即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債權人是承擔補充賠償的有限責任,還是法人人格否認后的無(wú)限連帶責任?

資本顯著(zhù)不足是“股東實(shí)施了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情形之一,是指股東未繳納或未繳足出資,或股東在公司設立后抽逃出資,致使公司資本顯著(zhù)低于該類(lèi)公司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所需。公司法人人格遭到否認,未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承擔無(wú)限連帶責任。認繳制前,尚有最低注冊資本要求,法院可以參照該標準認定。認繳制后,取消最低注冊資本,認定資本顯著(zhù)不足更加困難,需要在個(gè)案中差別化分析。法院在審理以“資本顯著(zhù)不足”為由否認公司法人人格時(shí),為減少審理難度和爭議,往往會(huì )引導當事人要求對方承擔未出資的補充賠償責任。這樣,從證據和事實(shí)認定上來(lái)看,案件審理相對容易了。但是,股東承擔有限責任,債權人受償范圍減小了。

“案例三”中,公司實(shí)收資本400萬(wàn),卻將注冊資本增資到10億,收購股權后欠債2000萬(wàn),卻又減資到400萬(wàn)。從注冊資本變化、實(shí)收資本和經(jīng)營(yíng)形成的債務(wù)數額來(lái)看,該公司“資本顯著(zhù)不足”,法人人格可以否認。

第三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責任的法律適用

   第一節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責任的原則性法律

依據

    一、請求權基礎競合情況下的法律依據

 本文所謂請求權基礎競合的情況,是指公司不僅不能清償到期對外債務(wù),而且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公司債權人既可以依據法人人格否認的相關(guān)法律規定向公司股東提起訴訟請求,同時(shí)也可以其應當履行出資義務(wù)為請求權基礎提出請求。

因為法律關(guān)于法人人格否認的規定過(guò)于原則和簡(jiǎn)單,不便于理解和操作,證據收集相對困難,否認法人人格案件成功率低,所以,債權人首選的訴訟策略是要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請求權基礎競合情況下,如果認繳期限屆滿(mǎn),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wù),是傳統意義上的違反出資義務(wù),債權人可以直接依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直接要求股東在未出資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如果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沒(méi)有直接法律依據要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诜梢幎ㄔ诤笳呱系那啡?,一般來(lái)說(shuō),法院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要求股東承擔賠償責任,如“案例三”。

通常情況下,根據獨立法人制度,公司債權人只能向公司主張債權。股東可以援引有限責任制度,有效隔斷公司債權人向其主張權利。但是,股東嚴重違反出資義務(wù),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時(shí),公司債權人可以突破公司獨立人格制度,要求該股東承擔法律責任?!豆痉ā返诙畻l第三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wù),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該規定明確了法人人格否認制度、股東嚴重違反出資義務(wù)對公司債權人損失的直接責任制度,充分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

二、單一請求權基礎情況下的法律依據

未出資股東沒(méi)有嚴重違法行為,尚不足以否定公司獨立人格,債權人對未足額出資股東只能主張補充賠償,其直接依據是《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wù)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的股東已經(jīng)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以其認購的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對該規定的解釋,為認繳期限屆滿(mǎn)前,債權人要求股東提前出資提供了依據。

“案例三”中,法院即依據《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判令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股東清償公司債務(wù)。

當然,除上述條款之外,也有學(xué)者認為,下述條款,若按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釋方式,也可解釋為公司債權人對未實(shí)繳出資股東請求權的基礎?!豆痉ā返诙藯l第一款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第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以發(fā)起設立的方式設立股份有限公司的,發(fā)起人應當書(shū)面認足公司章程規定其認購的股份,并按照公司章程規定繳納出資。這些規定與《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內容相通,可以作類(lèi)似解釋。

 

第二節 原則性法律依據的解釋方法

一、美國“法定債務(wù)”解釋的合理性 

    雖然美國各州的法律沒(méi)有賦予公司債權人權利對未履行出資義務(wù)股東直接請求清償債務(wù),但是司法界和理論界仍將相關(guān)法條合理地解釋成“法定債務(wù)”,賦予債權人請求權。例如,加利福利亞州公司法典明確規定:股東必須至少按股票的面值出資。加利福尼亞州最高法院適用該條時(shí),也解釋該條是為那些相信公司股東已經(jīng)實(shí)繳出資的公司債權人的利益而設的, 賦予公司債權人請求權。該解釋可以合理地對《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作出這樣解釋?zhuān)涸摋l款是為相信公司股東已經(jīng)履行出資義務(wù)的債權人的利益而設置的,債權人據此有權向股東要求履行出資義務(wù),以清償債務(wù)。這樣的解釋保護債權人利益,保障交易安全。

二、我國公司法相關(guān)條款的擴大解釋依據

(一)依據“股東有限責任”原則解釋

《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該項責任的承擔實(shí)質(zhì)上是對外責任,內部約定的實(shí)繳期限不應對外產(chǎn)生效力,所以,公司債權可直接請求尚未到章程規定的實(shí)繳期限的股東補足出資。股東的出資是公司財產(chǎn)組成部分,股東認繳出資的承諾實(shí)質(zhì)上是對公司債務(wù)的擔保。債權人有理由相信股東全面履行認繳出資義務(wù),法律也應當保護債權人由此的依賴(lài)利益。

(二)依據債的相對性原理解釋

    股東的認繳出資是股東通過(guò)協(xié)議或者公司章程,約定由股東向公司出資的行為。公司作為第三人,是受益人,依法可以要求未出資股東履行出資責任。債權人與公司發(fā)生交易,對公司享有債權,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原本只可以向公司主張債權?!逗贤ā返谄呤龡l規定,因債務(wù)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債務(wù)人的債權,但該債權專(zhuān)屬于債務(wù)人自身的除外。根據該規定,雖然債權人與股東沒(méi)有直接的法律關(guān)系,但是債權人為保全債權,可以代替公司,直接向股東主張出資責任。

三、《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的理解與適用

(一)出資期限未屆滿(mǎn),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是否承擔責任?

    對此,司法實(shí)踐與理論界都有兩種不同的看法。

1.一種觀(guān)點(diǎn)是,“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是指一種違約違法行為,違反到期應當履行的約定或者承諾,并不包括股東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的未出資情形,股東沒(méi)有提前出資的義務(wù)。有如下依據:

1.1《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1款規定,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該款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是違反到期義務(wù)的行為。股東是不是履行公司章程約定的出資義務(wù)是根據其認繳出資的承諾分析認定的。如果股東沒(méi)有違反之前的認繳承諾內容,股東就沒(méi)有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公司債權人當然沒(méi)有權利向股東主張承擔賠償責任。根據同一解釋原則,同一部法律中相同用語(yǔ)應當作相同解釋,所以第2款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是違反到期義務(wù)的行為,不包括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的義務(wù)。

2006年的《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公司糾紛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意見(jiàn)(試行)》第20條規定,“公司章程規定股東分期繳納出資的,出資期限屆滿(mǎn)前,公司或公司債權人向該股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是采納此種說(shuō)法。

1.2《公司法》授權股東自由約定認繳出資期限,股東依此行事享有期限利益,任何第三人均應理解并尊重股東在法律范圍內自由約定的權利,無(wú)權要求股東提前出資。約定出資期限屆滿(mǎn)前,未繳納出資股東,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享有出資的期限利益,對公司債權人沒(méi)有提前出資承擔償還債務(wù)的義務(wù)?!豆痉ā返诙藯l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沒(méi)有義務(wù)和責任提前履行未到期的出資義務(wù)?!鞍咐摹?、“案例五”和“案例七”中,法院均認為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要求股東提前履行出資義務(wù)沒(méi)有法律依據,據此駁回債權人的訴訟請求。

    1.3公司債權人明知股東認繳出資的期限,可以預知注冊資本全部實(shí)繳到位的截止時(shí)間,對在此之前出資缺失應當有所預測,債權人應當自擔由此引起的相應風(fēng)險。股東認繳出資,對公司是債權債務(wù)關(guān)系,雖然屬于相對權,但是債權經(jīng)過(guò)公告、登記等方式公示即對相關(guān)利害方如債權人,具有相當的約束效力。公司登記管理條例規定,股東認繳出資和出資期限必須是公司章程的內容組成部分,應當公示,以供利害方查閱使用。債權人應當本著(zhù)善良注意的原則,通過(guò)工商查詢(xún)等方式獲取股東出資和認繳情況,再作經(jīng)營(yíng)決策。否則,債權人明知股東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卻與公司發(fā)生經(jīng)營(yíng)往來(lái),如有經(jīng)營(yíng)損失,則應當自行承擔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 

    2.筆者認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應當包括到期未履行的出資和未到期未出資兩種情形,股東應當提前出資剩余認繳款。理由如下:

2.1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的出資義務(wù)加速到期。認繳制下股東出資義務(wù)包括全部認繳的出資,未到期的出資義務(wù)只是繳納期限延后,義務(wù)仍然存在。當公司負有巨額債務(wù)而無(wú)法用自身財產(chǎn)清償,股東有期限未屆滿(mǎn)的出資,債權人可以依據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規定中“債務(wù)應當清償”和合同法“保護合同當事人合法權益”的立法精神,要求股東提前出資償還債務(wù)。

    該說(shuō)法前提是確認“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是違反到期義務(wù)的行為,未到期義務(wù)不在應當履行范圍內,只是附加了一個(gè)條件,即沒(méi)有重大情況發(fā)生。如果有重大情況出現,之前不履行未到期義務(wù)則可能發(fā)生變化。資本維持原則應體現為,在股東認繳資本額全部實(shí)繳之前,公司在正常開(kāi)展營(yíng)業(yè)的同時(shí)應避免出現無(wú)法清償對外債務(wù)的境況。如果公司發(fā)生巨額債務(wù),則未到期出資義務(wù)加速到期。

《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二)》第二十二條規定,公司解散時(shí),股東還沒(méi)有繳納的出資都應當作為清算財產(chǎn)。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一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mǎn)繳納期限的出資。該條規定說(shuō)明公司發(fā)生重大變化時(shí),債權人可以要求股東提前出資。

2.2在平衡股東和債權人利益時(shí),優(yōu)先考慮債權人利益?!豆痉ā芬恢睆娬{保護公司債權人利益和交易安全,2013年《公司法》修改目的也是為了降低市場(chǎng)主體準入門(mén)檻,促進(jìn)創(chuàng )業(yè)就業(yè),并不是為了調整股東和債權人之間的權益。有限責任制度有效隔離了股東的風(fēng)險,鼓勵股東投資創(chuàng )業(yè),但是股東趨利避害,應當加強保護債權人。有限責任制度適用前提是股東依法參與經(jīng)營(yíng)管理,不得濫用股權和公司獨立法人資格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當公司面臨巨額到期債務(wù),股東享受未到期出資的期限利益,債權人卻無(wú)可奈何,這不利于保護債權人合法利益和促進(jìn)市場(chǎng)交易。反之,股東提前出資,承擔風(fēng)險和責任,有助于規范市場(chǎng)交易秩序和建立誠信體制。

2.3股東提前繳納出資符合責任財產(chǎn)制度,有利于保護債權人利益?!豆痉ā返谌龡l規定,公司以其全部財產(chǎn)對公司的債務(wù)承擔責任。該“全部財產(chǎn)”包括股東實(shí)際繳納的出資、到期未繳的出資、期限未滿(mǎn)未繳的出資和公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積累的財產(chǎn)。責任財產(chǎn)制度保證交易安全,交易相對人對此財產(chǎn)擔保有合理期待。公司面臨巨額債務(wù),要求股東提前繳納未到期限的出資,可以保護債權人依賴(lài)利益和維護交易秩序。

2.4《公司法》修改,第三條仍然保留,公司以其全部財產(chǎn)對公司的債務(wù)承擔責任,該“全部財產(chǎn)”顯然包括未到期的出資。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對《<公司法>司法解釋(三)》進(jìn)行修訂,但是沒(méi)有對包括該解釋第13條第2款的內容進(jìn)行修正,仍然生效執行,也表明《公司法司法解釋三》與修改后的《公司法》是一致的。

“案例三”中,法院認定公司經(jīng)營(yíng)發(fā)生重大變化,為充分保護債權人利益,判令在公司不能清償債務(wù)時(shí),股東在未出資的本息范圍內履行出資義務(wù),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總之,上述兩種看法各自有理,依據前者判決的案例更多,依據后者判決的案例很少,是最近的判例。但是后者反映了最新司法理念和發(fā)展趨勢,保護交易安全,促進(jìn)經(jīng)濟活動(dòng),有助于彌補資本制度改革的不足。

(二)出資期限未屆滿(mǎn),轉讓股份的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是否承擔責任?

    出資期限屆滿(mǎn)前,股東享有出資的期限利益,沒(méi)有即時(shí)履行出資的義務(wù)。但是,出資期限屆滿(mǎn)前,股東轉讓股權給第三人,第三人沒(méi)有按照股權轉讓協(xié)議履行出資義務(wù),給債權人造成損失,轉讓股東是否應當對債權人損失承擔責任?該轉讓行為是不是“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

第一種說(shuō)法:“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是指違約行為,股東按照公司章程約定期限履行出資義務(wù)即可,沒(méi)有義務(wù)提前繳納期限未屆滿(mǎn)的出資。此種股權轉讓沒(méi)有違反出資約定,沒(méi)有瑕疵,轉讓股東不需要承擔債權人損失?!鞍咐摹?、“案例五”和“案例七”中,法院均認為股東按時(shí)足額履行到期的出資義務(wù),轉讓的股權即為無(wú)瑕疵的股權,轉讓股東沒(méi)有義務(wù)監管受讓股東是否按時(shí)足額履行出資義務(wù),說(shuō)明法院認為轉讓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的股權沒(méi)有違反出資義務(wù)。

第二種說(shuō)法:股東沒(méi)有履行完畢出資義務(wù)就轉讓股權,違反出資義務(wù),轉讓股權有瑕疵,應當承擔債權人損失。“案例一”和“案例二”中,法院均認為股東在認繳期限屆滿(mǎn)之前轉讓股權,實(shí)質(zhì)上是沒(méi)有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應當承擔法律責任。

筆者認為,此種股權轉讓違反出資義務(wù),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2款和第十九條第1款之規定,可以要求轉讓股東承擔賠償責任。

1.出資義務(wù)是法定的,認繳制中延期出資并不是免除出資義務(wù)

    股東約定出資金額和出資期限,記載于公司章程,登記于工商部門(mén),具有公示效力,對股東和債權人都有約束力。轉讓未出資股權,相應變更出資義務(wù)主體,將會(huì )影響相關(guān)方的利益。公司是市場(chǎng)交易活動(dòng)的主要參與者,也是公司股東、債權人、職工等眾多主體的利益載體,其經(jīng)營(yíng)存續關(guān)系到多方主體利益,也關(guān)系到社會(huì )經(jīng)濟的穩定運行。股東有限責任制度有利于減少股東風(fēng)險,鼓勵公司投資交易,但是不能以犧牲債權人利益為代價(jià)。

   《合同法》第八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都限制債務(wù)人轉讓債務(wù),保護債權人利益。轉讓作為公司債務(wù)擔保的出資義務(wù),會(huì )影響債權人利益。注冊資本制度改革降低市場(chǎng)主體門(mén)檻,應當在后續經(jīng)營(yíng)管理中加強股東的義務(wù)和責任。此種股權轉讓,表明股東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出資義務(wù),應當承擔違反出資義務(wù)的責任。

2.保護債權人基于工商登記信息的信賴(lài)利益

《公司法》及其管理條例規定,工商登記應當記載股東、認繳出資額和認繳期限等事項,而且公示、可查閱,便于市場(chǎng)主體查閱利用?!豆痉ā返谌l規定“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chēng)向公司登記機關(guān)登記;登記事項發(fā)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jīng)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痹摋l款不僅再次強調出資等事項對外公示,更是強調公示的公信力,可以對抗第三人。公司債權人基于對這些工商登記事項的依賴(lài),做出經(jīng)營(yíng)決策。債權人根據商事外觀(guān)主義原則行事決策,法律應當保護公司債權人的信賴(lài)利益和市場(chǎng)交易安全。

公司對與之交易的債權人而言是一個(gè)統一的、單一的主體,其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更加透明,這使債權人便于獲取信息、評估和判斷公司的信用,從而降低了與其交易的成本和風(fēng)險。反之,如若工商登記事項不可信,讓市場(chǎng)主體去考察股東認繳后的實(shí)際出資情況,不僅耗費大量時(shí)間精力財力物力,而且也不符合市場(chǎng)效率的要求。

作為市場(chǎng)主體的債權人,在評估一個(gè)公司的經(jīng)濟實(shí)力時(shí),注冊資本是一個(gè)重要參照指標。即使知道該“注冊資本”未必是實(shí)繳資本,根據法律規定分析,該股東會(huì )在認繳期限屆滿(mǎn)時(shí)繳足認繳的出資額,該“注冊資本”會(huì )轉變?yōu)閷?shí)繳資本。否則該登記事項就沒(méi)有任何參考意義,工商登記的公示和查詢(xún)也失去意義。

一個(gè)公司的經(jīng)濟實(shí)力和償還能力與“注冊資本”有關(guān),但是“注冊資本”來(lái)源于若干股東,股東的資信和支付能力決定了“注冊資本”能否確實(shí)轉變?yōu)閷?shí)繳資本?,F有經(jīng)濟活動(dòng)中,投資人或者交易者在分析交易活動(dòng)風(fēng)險時(shí),不僅審查公司“注冊資本”和目前經(jīng)營(yíng)狀況,還會(huì )關(guān)注股東資信和資產(chǎn)變現能力,甚至還要考慮股東的學(xué)歷、嗜好和誠信狀況。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股東的個(gè)人信用與公司的總資產(chǎn)一起構成公司信用。

債權人關(guān)注這些股東及其與認繳出資額的關(guān)系。股權轉讓導致的變更股東主體,毫無(wú)疑問(wèn),直接影響認繳的出資能否實(shí)際到位。股東的隨意變更或者認繳期限的隨意延長(cháng),都影響市場(chǎng)主體的判斷和決策,也會(huì )損害市場(chǎng)主體的利益。

通過(guò)這種股權轉讓,轉讓股東可以隨時(shí)將認繳出資責任轉移給他人,甚至身無(wú)分文的窮光蛋,公司債權人對公司“注冊資本”和認繳出資股東的分析判斷也是毫不確定,甚至毫無(wú)意義,出資與否完全依賴(lài)認繳股東個(gè)人意愿。股東主體和法律責任的不確定,必將影響市場(chǎng)主體對風(fēng)險的判斷和經(jīng)營(yíng)的意愿,甚至影響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和交易的安全,這與國務(wù)院《注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降低準入門(mén)檻,優(yōu)化營(yíng)商環(huán)境”的目標相違背。

根據公司債務(wù)形成時(shí)間,股東是否承擔公司債權人損失的責任。在股權轉讓登記公示之前形成的公司債權,因為公司債權人經(jīng)營(yíng)決策時(shí)基于對轉讓股東的依賴(lài),所以由轉讓股東承擔公司債權人損失的責任;股權轉讓登記公示之后形成的公司債權,則由受讓股東承擔。案例四中法院駁回要求轉讓股東毛某某承擔責任,是基于公司債務(wù)形成于股權轉讓之后,案例三中,債務(wù)形成于股權轉讓之后,債權人決策沒(méi)有依賴(lài)轉讓股東的資信,法院判決轉讓股東承擔責任欠缺事實(shí)依據。

3.股東權利義務(wù)應當對等

認繳制下,股東通過(guò)協(xié)議或者公司章程認繳出資,即使沒(méi)有實(shí)際出資,也可以取得股東資格和全部股權。2005年《公司法》修訂后將原《公司法》第4條規定“公司股東按投入公司的資本額享有所有者的資產(chǎn)收益、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的權利” 修改為“公司股東依法享有資產(chǎn)收益、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等權利”說(shuō)明股東權利的取得不是以實(shí)際出資到位為基礎。股東有權參與公司經(jīng)營(yíng)管理和享受分紅等收益,卻可以通過(guò)股權轉讓免除出資義務(wù),顯然違背權利義務(wù)一致的原則。

    欠缺制約股東機制容易導致股東濫用股東權利。公司作為獨立法人,具有獨立法人財產(chǎn),不同于股東財產(chǎn)。股東應當根據《公司法》和公司章程,本著(zhù)誠實(shí)信用原則,忠實(shí)履行職責和義務(wù),不應當利用在公司的權力和機會(huì )為自己謀取私利。股權轉讓免除轉讓股東認繳出資義務(wù),無(wú)異于鼓勵股東隨意行使股權。如果股東可以通過(guò)股權轉讓免除認繳的出資義務(wù),股東參與經(jīng)營(yíng)管理時(shí)將沒(méi)有責任心,只顧眼前利益,不顧公司長(cháng)遠發(fā)展,甚至為謀取自身非法利益從事有利于股東私利的交易活動(dòng),同時(shí)犧牲公司的合法利益。

從公司風(fēng)險防控角度來(lái)說(shuō),股東參與公司管理,距離公司風(fēng)險距離較近,應當承擔風(fēng)險防控的責任。股東可以采取切實(shí)有效措施防范公司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而不是將公司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轉移給公司外部的債權人,不能讓股東經(jīng)營(yíng)公司時(shí)候撈取一己私利,更不能讓股東“金蟬脫殼”免除責任。

第四章 未足額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責任的完善

一、規定債權人對股東在其未出資范圍內的直接請求權

認繳期限屆滿(mǎn)前,債權人是否能夠依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三款追究未出資股東補充賠償責任,實(shí)踐和理論中都有極大爭議。各種學(xué)說(shuō)從不同角度進(jìn)行認證,裁判不統一不利于司法權威和維護交易秩序。雖然《公司法司法解釋二》規定,破產(chǎn)程序中可要求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即時(shí)出資,納入破產(chǎn)財產(chǎn)中,畢竟該規定效力范圍是確定在破產(chǎn)程序中。而且,債權人也不希望進(jìn)入破產(chǎn)程序維權,破產(chǎn)維權費時(shí)費力,維權效果也不理想??稍谥蟮乃痉ń忉屩忻鞔_,根據《公司法》第三條,公司不能清償債務(wù)時(shí),債權人可以直接要求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未出資的股東履行出資義務(wù),以實(shí)現債權。

讓法院在個(gè)案中分析判斷出資義務(wù)加速到期的條件本身很困難,也難操作。“案例三”中,法院認為公司面臨巨額債務(wù),出現重大變化,所以判令認繳期限未滿(mǎn)的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但是,實(shí)踐中,何為“巨額債務(wù)”?何為“重大變化”?沒(méi)有絕對標準,“巨額”“重大”只是相對的,主觀(guān)隨意性太強,容易滋生訴訟矛盾。

    二、認繳期限未屆滿(mǎn)股權轉讓的保護

1.認繳制下責任財產(chǎn)制度和資本充實(shí)原則沒(méi)有變化

公司享有獨立的法人財產(chǎn),并以公司全部財產(chǎn)償還公司債務(wù)。這里全部財產(chǎn),包括認繳的全部出資。資本充實(shí)原則要求公司設立時(shí)注冊登記資本與實(shí)際繳納資本一致。這次資本制度改革,取消了首次出資比例,允許自由約定出資期限,但是沒(méi)有免除股東出資義務(wù)。認繳的出資雖然不是即時(shí)繳納,但也只是延遲繳納。認繳的出資構成注冊資本,對外有宣示擔保債務(wù)的作用,市場(chǎng)主體一定程序上仍將注冊資本作為資信審查依據。

2.建立完善公司信息公示平臺

本次資本制度改革取消了注冊資本最低限額,實(shí)行注冊資本認繳制,股東實(shí)繳出資不是工商登記事項必須事項。市場(chǎng)主體查詢(xún)公司信息缺乏可信材料和有力途徑。因為信息不對稱(chēng),市場(chǎng)主體無(wú)法取得交易公司真實(shí)全面的信息資料,經(jīng)營(yíng)決策困難,甚至徒增審查資信的成本和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所以,為促進(jìn)市場(chǎng)交易,降低市場(chǎng)主體調查交易成本,應當建立完善的公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信息的公示、查閱和使用平臺。

可以借鑒《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企業(yè)年度報告公示辦法(試行)》,公示的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信息有: ( 1) 股東實(shí)際繳納出資的情況。畢竟,認繳的注冊資本和實(shí)繳資本可能有很大差距。( 2) 資產(chǎn)信息。公司注冊資本和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實(shí)際積累財產(chǎn)之和,是公司債務(wù)的擔保,直接影響債權人分析決策。( 3) 違法違規信息。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中違法違規信息的披露,有助于交易公司全面了解情況,對公司信用、守法情況作出全面評估。前兩項信息是由公司自行申報,減輕市場(chǎng)監管部門(mén)的工作。但是,公司確保自己申報的信息真實(shí)合法,否則承擔交易對方的損失。

    股權轉讓不僅體現了股權財產(chǎn)性質(zhì),而且促進(jìn)了投資和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法律保護股權和市場(chǎng)效率。債權人隨著(zhù)資本制度改革和公司信息平臺建設和完善,審查交易對方資信時(shí),也要從“注冊資本”轉移到“公司資產(chǎn)”屆時(shí),公司信息公開(kāi),市場(chǎng)主體充分了解公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股權轉讓不再成為股東逃避出資責任的包裝。

    三、擴大法人人格否認的范圍

《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 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wù),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責任。公司資本顯著(zhù)不足是法人人格否認的重要事由。本次資本制度改革取消最低注冊資本限額,法院裁量公司資本顯著(zhù)不足案件時(shí)少了一項依據。但是,仍有案件要求法院在個(gè)案中對公司資本顯著(zhù)不足進(jìn)行認定進(jìn)而否定公司法人人格,要求股東承擔連帶責任。公司的資本與其進(jìn)行的交易規模及所隱含的風(fēng)險是否嚴重不相適應,往往是一個(gè)商業(yè)判斷問(wèn)題,法官要做出正確的判斷非常困難。因此,通過(guò)資本顯著(zhù)不足否認公司法人人格,對法官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來(lái)說(shuō),訴訟難度較大。

公司自治不應該是公司自由、任意程度的管理自我,而應是在國家法律規范下的自我調節。資本制度改革中,對公司設立和資本控制降低了要求,債權人面臨的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加大。法院需要通過(guò)審理裁判來(lái)調整各方利益的平衡。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就是突破有限責任,保護債權人利益,實(shí)現股東和債權人利益的平衡。因此,法院可以放松公司資本顯著(zhù)不足的認定標準,加大違法者違法成本,引導股東和公司誠實(shí)經(jīng)營(yíng),建設誠信市場(chǎng)。

 語(yǔ)

公司是市場(chǎng)經(jīng)濟最重要的參與者,股東權益應當充分考慮。股權作為財產(chǎn)權的一種,股東自然有處置權,可以通過(guò)轉讓股權,得到股權對應的價(jià)值,例如享受股權升值的利益。法院保障股權轉讓自由,既是對股權價(jià)值的保護,也是對股權投資功能的保障,對活躍股權交易、推動(dòng)經(jīng)濟發(fā)展意義重大。但是,沒(méi)有約束未出資股東的制度,股東損害公司利益的情況將很容易發(fā)生,有限責任制度關(guān)于促進(jìn)投資的目的也會(huì )受到損害。

如何平衡股東和公司債權人之間的權利很困難?!豆痉ā饭膭钔顿Y,保障股東有限責任,同時(shí),從注冊資本制度和公司信息公開(kāi)等方面保護債權人利益。當前市場(chǎng)誠信機制不夠,空殼公司遍地,應當加強保護債權人合法債權。否則,股東更會(huì )利用認繳延期或者股權轉讓等方式來(lái)逃避出資責任,不僅影響交易安全和交易秩序,而且打擊投資者和創(chuàng )業(yè)者的信心。

參考文獻

一、著(zhù)作類(lèi)

1.王保樹(shù)、崔勤之:《中國公司法原理》,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

2.時(shí)建中主編:《公司法原理精解、案例與運用》,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第二版。

3.李克武:《公司登記法律制度研究》,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2007年版。

4.奚曉明主編:《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公司法解釋?zhuān)ㄈ?、清算紀要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

5.趙旭東:《公司法學(xué)》,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二版。

6.江平、李國光主編:《最新公司法案例評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

7.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編著(zhù):《最后的裁判》,中國長(cháng)安出版社2007年版。

8.江平主編:《新編公司法教程》,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

9.奚曉明、金劍鋒:《公司訴訟的理論與實(shí)務(wù)問(wèn)題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

10.王林清、顧東偉:《新公司法實(shí)施以來(lái)熱點(diǎn)問(wèn)題適用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版。

11.江平:《民法教程》,中國政法大學(xué)出版社1986年版。

12.李建偉:《公司法學(xué)》,中國人民大學(xué)出版社2008年版。

13.施天濤:《公司法論》,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14.褚紅軍主編:《公司基本制度與相關(guān)訴訟原理》,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

15.王保樹(shù):《全球競爭體制下的公司法改革》,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04年版。

16.劉俊海:《新公司法的制度創(chuàng )新:立法爭點(diǎn)與解釋難點(diǎn)》,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17.張國平:《當代企業(yè)基本法律制度研究》,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18.蔡立東:《公司自治論》,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6年版。

19.吳高臣:《有限責任公司法論》,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

20.王保樹(shù)、崔勤之:《中國公司法原理》,社會(huì )科學(xué)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

21.王利明:《合同法疑難案例研究》,中國人民大學(xué)出版社1997年版。

22.喬生彪主編:《疑難案件裁判思路分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版。

23.江必新、何東林等:《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裁判規則理解與適用.合同卷一》,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

24.吳慶寶主編:《裁判的邏輯:典型民事案件司法裁判標準》,中國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

25.奚曉明主編:《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審判指導案例7.公司與金融卷》,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

26.王信芳主編:《商事審判法官自由裁量權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27.吳慶寶、王松主編:《最高人民法院專(zhuān)家法官闡釋民商裁判疑難問(wèn)題.新民事訴訟法卷》,中國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

二、論文類(lèi)

1.孫超:《注冊資本認繳制#任性!上海法院首例認繳出資案判決,看認繳的風(fēng)險》,載“法律講壇”2016年3月22日。

2.趙旭東:《資本制度改革與公司法的司法適用》,載《人民法院報》2014年2月26日第7版。

3. 梁上上:《未出資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補充賠償責任》,載《中外法學(xué)》2015年第3期。

4.王涌:《論公司債權人對未實(shí)繳出資股東的請求權》,載《中國工商報》2014年8月9日第3版。

5.李建偉:《認繳制下股東出資責任加速到期研究》,載《人民司法》2015年第9期。

6.李艷紅、孫兆暉:《股權轉讓糾紛案件審判實(shí)務(wù)問(wèn)題研究--以法院審判思路及工商登記管理為研究重點(diǎn)》,載《公司法評論》2012年第1輯。

7.郭富青:《揭開(kāi)公司面紗應顯現實(shí)際控制人的真面目--兼論我國〈公司法〉第20條的責任主體》,載《公司法評論》2011年第1輯。

8.朱慈蘊:《公司法人格否認的司法適用》,載《公司法評論》2011 年第2 輯。

9.朱慈蘊:《公司章程兩分法論》,載《當代法學(xué)》2006年第5期。

10.劉桂清:《公司治理的司法保障--司法介入公司治理的法理分析》,載《現代法學(xué)》2005年第7期。

11.于午丁、王宏:《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優(yōu)先購買(mǎi)權法律性質(zhì)芻議》,載《吉林省經(jīng)濟管理干部學(xué)院學(xué)報》2010年第1期。

12.劉俊海:《論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載《法學(xué)家》2007年第6期。

13.奚慶、王艷麗:《論公司章程對有限公司股權轉讓限制性規定的效力》,載《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2009年第12期。

14.虞政平:《股東資格的法律確認》,載《法律適用》2003年第8期。

15.吳高臣:《論隱名股東身份的認定》,載《理論前沿》2008年第23期。

16.劉敏:《股東資格認定中的三個(gè)問(wèn)題》,載《人民法院報》2003年

17.劉貴祥、高曉力:《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外商投資企業(yè)糾紛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一)解讀》,載《法律適用》2010年第10期。

18.常鵬翱:《無(wú)效行為轉換的法官裁量標準》,載《法學(xué)》2016年第2期。

19.許中緣:《論民法解釋學(xué)的范式--以共識的形成為研究視角》,載《法學(xué)家》2015年第6期。

20.吳德成:《論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除名》,載《西南民族大學(xué)學(xué)報》2005年版。

21.葉林:《公司股東出資義務(wù)研究》載《河南社會(huì )科學(xué)》2008年7月期。

22.戚枝淬、周航:《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資格的認定與出資關(guān)系》,載《法學(xué)雜志》2006年第3期。

23.鄭曙光:《股東違反出資義務(wù)違法形態(tài)與民事責任探究》,載《法學(xué)》2003年第6期。

三、司法裁判文書(shū)類(lèi)

1.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2009)松民二(商)初字第2343號民事判決。

2.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2013)金民三(民)初字第3340號民事判決書(shū)。

3.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法院(2011)漢民二初字第00811號民事判決書(shū)。

4.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鄂武漢中民申字第00058號民事判決書(shū)。

5.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2014)普民二(商)初字第5182號民事判決書(shū)。

6.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法院(2009)松民二(商)初字第2343號民事判決書(shū)。

7.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2015)浦民二(商)初字第553號民事判決。

8.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5)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205號民事判決書(shū)。

9.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1524號民事判決書(shū)。

10.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3)浦民二(商)初字第3441號民事判決書(shū)。

11.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862號民事判決書(shū)。

                           

 

 

經(jīng)典案例

Cases

无人在线观看高清电影电视剧,巨大黑人xxxxx高潮,好吊视频一区二区三区,我把护士日出水了视频90分钟,亚洲M码 欧洲S码SSS222 GOGOGO高清在线播放免费观看| 国产亚洲精品久久久久四川人| 成全高清免费观看MV| 清一区二区国产好的精华液| 国产精品办公室沙发| 我把护士日出水了视频90分钟| 成人视频网站| 少妇bbb搡bbbb搡bbbb| 爱丫爱丫影院电视剧| chinese熟女老女人hd视频|